曾经的集体记忆:苦夏,一岁难过之关惟有三伏

我们小时候的夏天是这样子的:躺在床上是红烧肉,加了席子是铁板烧,下床后是清蒸,出门去是烧烤,到河里游泳是水煮,回家路上被生煎。

那个年代,一根冰棒,一块西瓜,一把蒲扇,就是惬意的代名词。

空调的出现在我们的生活当中不过是近二三十年的事,先祖们早就道出了暑热之苦。清朝李渔在《闲情偶记》中就曾说:“一岁难过之关惟有三伏,精神之耗,疾病之生,死亡之至,皆由于此。”

于是,苦夏成了一代又一代人的集体记忆。

不过,人是智慧动物,在实际生活中找到了许多防暑降温的办法。

帝王之家自不必说,他们可以在各地修建行宫,哪里舒适去哪里。

一些笔记体书籍还讲述了帝王之家避暑奇闻趣事,比如《唐语林》说:唐玄宗在宫内建造一座避暑的“凉殿”,该殿除了四周积水成帘飞洒以外,内部还装有水力风扇,甚至一些贵胄也在府里建有“自雨亭子”,每逢炎炎夏日,便躺在亭内消暑解热;成书于元朝的《武林旧事》,同样记述了皇宫内建筑了一座专供皇上和后妃们消暑的“翠寒堂”,那里浓荫夹道,飞瀑临空,室内置备数十只大盘,盘内堆放冰块,坐在那里,好像到了秋天。据说当时有一大学士,从炎热的阳光下,前往翠寒堂叩见皇上,竟冻得浑身发抖。

上述书籍记载的故事未必真实,但清朝皇家园林圆明园里,的确曾经有一套名为“水上明瑟”的机械设备,它是用水力来轴轮推动风扇叶子,应该是近代电扇的“祖先”了。

当然,普通百姓没有那些实力和条件,但我们也有自己避暑的土办法。

记得暑假在乡下舅舅家,他们都是天刚麻麻亮就下地干活,太阳毒辣时回家歇息,并且在田野里盖简易茅草凉亭,在大树底下乘凉。而家里的小媳妇们会把西瓜、稀饭用井水冰镇,然后送给在田间劳作的男人们吃。

城市里要稍微舒服点,起码不用顶着日头下地干活。我们小时候典型的夏日生活就是纳凉,太阳刚刚西下,家家户户都将门前的泥土地用刚打上来的井水降温,然后把凉床搬出来。月亮升空的时候,左邻右舍躺在凉床上数星星,孩子们围绕大人听故事,那曾经是城里的一道民俗风情画。

现在回想儿时的夏日,更多的还是快乐的记忆,瞒着父母偷偷下河游泳,跑好几里路去看露天电影……所有这些都成了那个时代夏天的集体记忆。 柳丝

原标题:那个年代:苦夏成为一代又一代人的集体记忆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曾经的集体记忆:苦夏,一岁难过之关惟有三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