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文化漫谈】练摊

因为工作接触了很多手艺人,有锔匠、木匠、瓦匠、银匠、漆匠、皮匠、铁匠、裁缝、绣娘等。这些手艺和职业若是在过去,那可是融入生活中的“必需品”。

明代著名科学家宋应星有感于“士子埋首四书五经,饱食终日,却不知粮米如何而来;身着丝衣,却不解蚕丝如何饲育织造”,遂作一部中国古代综合性科学技术著作《天工开物》。这本十七世纪关于农业和手工业的书籍,至今依然渗透在我们的生活周围。

无论是农村还是城市,人们对手艺都还有种古老的依赖感和认同感。但是到了今天,似乎没有什么不可以用现代工业来解决的,手作的慢吞吞让人太过焦急,商机似乎稍一喘息就会失去。以手艺为职业的人越来越稀缺,能够展示手艺的地方也越来越少,偌大的城市里让手艺人可以驻足的土地似乎就更少了。

曾经在景区不大的地盘上,见到民间剪纸、刺绣,海城糖画等手艺人同各色传统小吃的商家一起摆摊儿,也在市集看到过精巧的榫卯和银器。

海城糖画的传承人尚晓光说,孩子们是这些手艺摊最固定最热情的客人,每个手艺人都被孩子们簇拥着,临时搭建的摊位上弥漫着来自生活质朴的热情。但是这些手工艺在时代的变迁中,逐渐被机器所取代,似乎也只能在过年的市集或者民俗节上才能等到它们。

很多小伙伴都打听过这些手工艺人的落脚点,而采访之后才知道,有的工作室在矿厂的旁边,有的手艺人住在郊区的民居,有的藏在小学校的附近,有的住在毛坯房里,还有的隐在某个茶室的角落或某个商业网点的一隅,总归是藏在城市深处。

常常想象,这些“守”艺人大多是寂寞的。如果执着于技艺的传承,大可以专门招募传承人,何必藏于陋室。如果这些技艺在当代已经完全可替代的话,那么还需要传承者出来练摊儿吗?

也许有人会说手艺人巧在手上不善诗文,这是藏拙的表现。但其实,通过后天的努力,手艺人的修养远不止于此,这更像是一种克制的温柔,不过分表达。手艺人的练摊儿只是希望人们看到手艺背后的坦诚与勤恳。小心翼翼地把自己藏在作品的后面,用其中的诚实和谦逊来打动世人的心。

正如绣娘的每一针每一线,面人上的每一道手纹,锔瓷上的每一个铜钉,每一次都是融入情感的创作,这是工业化的流水线上所不可能产生的心路历程。我们能感受到人与手艺之间相互支撑地走过的岁月,是如此温暖而美好。在心与手,材料同技艺相互交织间产生的美,才能让人静心,停下匆忙的脚步。

然而在练摊儿的背后,我们也看到了希望,不仅仅是手艺的希望,还有人生的希望。即便在传统文化式微或挣扎下,他们依旧沉醉其中。即使日夜相依的手艺不甚受到关注,也想不求夺人眼球。一如做手艺,知止而藏拙。

在城市中应该还需要那么一两处古风遗韵的地方。不是仿造或修葺的商业街,应该是拥有手艺人的生活气息,让隐匿在市井中的能工巧匠能用双手维系城市历史的脉络。

◎游边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【文化漫谈】练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