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樾:为演《叶问》等了十年,曾经不会掩饰野心现在变了

电影《叶问4》终于圆了吴樾的愿望,在经典功夫IP《叶问》系列中留下自己的身影,和甄子丹合作。


片中,他饰演太极拳传人万宗华,奉献了两场精彩的动作戏。很多观众认识吴樾,都是从他的动作片开始的,《精武英雄陈真》里的陈真,《连城诀》里的狄云,《浪子燕青》里的燕青,张纪中版电视剧《西游记》里的孙悟空……最近几年,让观众印象深刻的是,他在叶伟信导演的电影《杀破狼·贪狼》中饰演一名泰国华裔探长。


出演电影《叶问4》圆了吴樾的心愿。


其实,吴樾不仅是“武英级”运动员(中国武术运动员的最高等级,也称“健将级”),还是表演科班出身的演员,当年以表演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被中央戏剧学院录取,动作片并不是他作为演员的唯一法宝,他还是国家话剧院的话剧演员,在话剧《西厢记外传》中一人独挑三角,是话剧《大宅门》中的男主角白景琦,今年他还想挑战话剧《辛弃疾》。


“我一直在往最高的艺术家境界去奔”,这是吴樾对于表演的理想,他不想将自己的表演局限在动作片领域,由此也萌发出广泛的爱好,喜欢音乐、书法、京剧,有着强烈的求知欲,“越想上进的时候,就越觉得自己差得太远,所以好多都是皮毛,但是演员的皮毛应该多一点,你能通过各种艺术方式来穿透人物的内心,对于塑造人物特别重要。”


而对于甄子丹、吴京创造的动作片成绩,吴樾表示这是他们对于自己梦想一直坚持的结果,但每个人还要讲究天时地利人和,对他而言,“快乐是第一位的,至于别人怎么评价,我相信人在做,天在看,大家不会埋没一直坚持的人,对吧。”


最年轻的“武英级”运动员

演《叶问》等了十年


吴樾小时候身体不好,看了《少林寺》《霍元甲》等影视作品之后就迷上了武术。父亲带他去拜了一位民间老师,练了两年后,老师觉得吴樾骨骼清奇,是个练武奇才。


2009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上,吴樾第一次见到刚拍完《叶问》的叶伟信导演,便毛遂自荐,是《叶问》的粉丝,想出演《叶问2》。导演淡淡地回了一句:看缘分吧。这个缘分吴樾一等就是十年。中途,两人合作了动作片《杀破狼·贪狼》,杀青时,导演说后面有两个戏,不知道哪个先拍,其中一个就是《叶问4》,问吴樾有没有兴趣。吴樾原话是这么回的:“你找我来演路人甲,我都愿意,不谈报酬”。


电影《杀破狼·贪狼》


吴樾小时候身体不好,得过肺炎,但看了《少林寺》《霍元甲》等影视作品后就迷上了武术。父亲带他去拜了一位民间老师,练了两年之后,老师觉得吴樾骨骼清奇,是个练武奇才,就把他推到了正规体校——张家口市业余武术队,开始专业集训。1992年,国家体委把优秀运动员支边,吴樾转会到宁夏武术队,第一年就拿了个全国武术比赛冠军。1993年,吴樾参加全国第七届运动会,被国家授予“武英级”称号,成为最年轻的国家级运动健将。


吴樾最擅长的武术是八极拳,1996年,他参加“国家个人精英赛”,拿下八极拳冠军。而八极拳和太极拳同属于内家拳,自古有句话叫“文有太极安天下,武有八极定乾坤”。


为了出演《叶问4》中的太极拳传人万宗华,吴樾特意找了一位太极拳老师,交流了两天。


因为之前李连杰、吴京等都在影视作品中打过太极拳,非常漂亮,“怎么能区别于原来太极拳的展示”是吴樾最想实现的。最后他和老师商量,用了一些不太常见的招数,更多的不是说展现太极拳的招式,而是展示太极拳的内力和功法。



片中他和甄子丹饰演的叶问有一场太极和咏春的对决,这场戏不好拍。因为咏春的动作很快,而太极拳很多都是分解动作,一推一靠,咏春七八拳已经打过来了。而动作指导袁和平不想有花哨的东西,基本没有威亚,前两天拍摄一直都在摸索,最后连文带武共拍了10天。


父母下岗,中戏学费靠自己

从16岁开始养家


老师说吴樾是本届艺考中戏表演专业的第一名,只要文化课过了,中戏肯定会录取。而武术队的运动员是不学文化课的,吴樾在高考前28天里,“头悬梁锥刺股”,“结果文化课考了班级第三名”。


吴樾与李连杰、吴京一样,都是武术运动员出身,但他与后两者不同的是,从运动队出来后并没有立马投入动作片的拍摄,而是选择了学习表演。当时宁夏武术队给他分了一套房子,还有一辆桑塔纳,但吴樾都没要,“抛家舍业到北京上学”。


人物摄影/新京报记者 郭延冰


1996年,吴樾陪着当时的初恋女友一起考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,结果考上了,跟黄晓明、陈坤、赵薇同一届。但他要参加1997年的全国八运会比赛,就没去上。第二年,吴樾为了双保险,先考了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,打算之后再考北京电影学院。中戏三试过后,老师找吴樾谈话,说他是本届艺考中戏表演专业第一名,北电、军艺都别考了,只要文化课过了,中戏肯定会录取。武术队的运动员是不学文化课的,吴樾在高考前28天,学了古人的“头悬梁锥刺股”,“创造了奇迹,文化课考了班级第三名”。并且,吴樾是那一届学生中岁数最大的。


对于吴樾来说,中戏四年的生活是“痛并快乐着”。当时他的父母双双下岗,只有靠自己勤工俭学才能交得起学费。他每年学费六千,加上平时看话剧演出,各种学杂费等等,一年要一万多,四年就是五万,他爸当时每个月工资才三百多。


在保证不耽误学业的前提下,吴樾利用中午休息的时间,靠教留学生武术来创收,最多的时候有30多个人,20块钱一课时,一个月有10天半个月能有课。晚上上完晚自习之后,他还跑去歌舞厅做主持人,每晚50元报酬,“我的大学生活其实不是大学生,从我16岁开始到现在,都是我在养家,没用家里一分钱”。


在养家的同时,吴樾还做到了品学兼优。他很自信地说,这都是有据可查的,拿了两年奖学金,在全国大学生比赛中,代表中戏参加了五个体育项目,拿了四个冠军,一个亚军,基本包圆了。


从被质疑,到票卖光返场11次

每年都会回归话剧舞台


最初接演话剧《大宅门》白景琦时,吴樾受到很多质疑。但在天津演出时,整场票全部卖光,过道上都坐满了带着小马扎的观众,光谢幕就返场11次。


去年,吴樾参加了综艺节目《声临其境》,现场不仅全程脱稿,更是直接摘下耳麦,一人分饰多角为《蚁人》配音,展现了超快的语速与节奏;调动全身动作,边打醉拳边为《醉拳2》中的成龙配音,被张国立评为节目开播以来最难的一段。很多观众看完,都被吴樾圈粉,没想到一个动作演员还有这么好的台词功力。但吴樾却说那不是自己的真实水平,“只呈现出我水平的十分之一”,因为节目时长限制,他有一段长达7分钟的《大宅门》独白被剪掉。


在《声临其境》的舞台上表演《大宅门》。


台词对于吴樾来说,只是基本功,到现在他还坚持每年要回到舞台上去演话剧。2019年12月31日的跨年夜和2020年1月1日的迎新夜,他在深圳保利有两场《大宅门》的话剧演出,饰演白景琦,“我从18岁演到86岁,现场三个小时,只有5分钟不在台上,那是个体力活”。为了演出年龄感,他的台词每15年有一个变化,让观众能够感受到这个角色在不同年龄的不同状态。每次在舞台上演完《大宅门》吴樾得有十天半个月,才能缓过劲来。


最初接受白景琦这个角色时,吴樾也受到很多质疑,“一个打星,能挑大梁吗?”吴樾并不在意,只能用事实打消观众的猜疑。在曲艺之乡天津演出时,整场票全部卖光,过道上都坐满了带着小马扎的观众,光是出来谢幕就返场11次。因为这部戏,吴樾和原著作者及该剧导演郭宝昌成为忘年交,郭宝昌还将自己养父、白景琦原型人物乐镜宇生前用过的一串珍贵手串赠与吴樾,吴樾后又将其还了回去,但每次上台演戏,他都会从老爷子那拿回来戴上,“我觉得这是对我的一种鼓励和支持”。



虽然话剧相对小众,但吴樾仍然留恋舞台,从2001年至今,他一直都是国家话剧院演员。2020年他要和京剧《大宅门》的导演李卓群联合执导话剧《辛弃疾》,吴樾出演南宋豪放派词人辛弃疾。可能对于大部分观众而言,吴樾只是一个动作明星,但话剧可以让观众很直观地看到吴樾作为动作明星的另一面,“懂门道的人,一眼就能看出来,所以有的人是演员,有的人是艺术家,有的人就是宗师,我现在一直在往最高的艺术家境界去奔。”


亲 情

成为父亲后

表演也多了层次


如今的吴樾身上多出了其他角色,成为丈夫、父亲。2016年底,吴樾在泰国拍摄电影《杀破狼·贪狼》时,女儿出生。片中吴樾饰演角色的老婆也正好怀孕,有场他陪老婆产检的戏,看到B超的那一刻,吴樾有点蒙,他想到了自己的老婆孩子,已经不是在表演了。导演看完后,走过去拍了拍他,说特别喜欢这种感觉。


吴樾和女儿。


有了女儿后,再拍动作戏,吴樾格外注意安全。他虽然是动作演员,但也恐高,大二时在无锡拍戏,威亚断了,他从15米高空摔下来,地上没有任何安全措施,都是鹅卵石,晕了15分钟,“我一睁眼,以为到了另一个世界”。前年,吴樾因为恐高推掉了一部戏,“我跟导演商量,能不能把这场戏删了”,导演没同意。


成为父亲后,吴樾对于表演和生活有了更多的感悟。去深圳演话剧《大宅门》之前,吴樾还一直在琢磨,有几处地方不能那么演了,“因为我真有孩子了”。话剧中有一场吴樾饰演的白景琦和杨九红抢孩子的戏,吴樾的台词是:“你把孩子放在老太太那过一段日子,以后我再还给你。”吴樾之前表演这场戏时带有命令式的口吻,说话有点硬,给观众的潜台词是“你放心,孩子肯定给你”。但是他现在不会这么演了,他会把整个人松下来,“不是那么强硬的命令,而是说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还给你,这就是高级的表演。”没有孩子的时候,他体会不到这层感受。


热 情

人最难得的

是坚持做喜欢的事


甄子丹46岁接演了《叶问》,成为其演艺事业的转折;吴京自导自演了《战狼2》,成为中国电影市场票房冠军,他们都创造了属于自己的动作片时代。而吴樾这些年来在演艺圈却一直不温不火,属于吴樾的动作片时代何时到来?如果之前面对这个问题,他说一定会给一个准确的时间,而且丝毫不会掩饰自己的野心,但是现在不一样了。



2020年2月底,吴樾马上要开启自导自演的第一部电影,讲述父子情感,会有一点拳击作为引子,他现在每天都在练拳击。原来他会想,这个戏最次也不能低于多少个亿,赶不上人家《战狼》,也不能太丢人,“会有这种功利心和野心”,但他更多的是随遇而安,一切归零。


半年前,吴樾有阵子很抑郁,“我这么开心的一个人,为什么会变得忧郁了呢?”缓了两天后,他想通了。是自己想得太多,考虑得太多了,不能说没做这个作品之前,就先预判它有什么样的好事,再通过各种渠道来完成最终的结果。


“甄子丹、吴京,还有《流浪地球》的导演郭帆,他们一开始就想过票房能多么高吗?我觉得快乐对我来说是第一位的,第二位就是做好自己眼前的事儿,至于别人怎么看、别人怎么评说,我相信人在做,天在看,大家都不会埋没一直坚持的人,对吧。”吴樾现在觉得,自己爱这一行,喜欢艺术创作,人特别难得的是一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还乐此不疲,其中最重要的源泉就是快乐。


新京报记者 滕朝

人物摄影 郭延冰

编辑 吴冬妮  校对 翟永军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吴樾:为演《叶问》等了十年,曾经不会掩饰野心现在变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