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晓松自曝与韩寒冰释前嫌

  因醉驾被拘役的高晓松,去年复出后行为刻意低调,还放言:“希望沉淀完再出发。”目前看来,他已完全走出事件阴影,近日不仅积极筹办与老狼合开的演唱会,还主持起互联网脱口秀节目《晓说》。不过这个周播节目至今推出两期,点击率破百万的同时也引发多方议论,其中贬大于褒。昨日,在北京接受信息时报记者采访的高晓松,就认为争议不会影响他做节目的态度,还透露已敲定好友韩寒上节目对谈,“我们俩谈的不是文学,而是电影,我觉得跨界才能聊出火花。”

  《晓说》于每周五在优酷网播出,节目台本(台词脚本)由高晓松自己创作。本月16日播出的首期节目是《揭秘奥斯卡“黑幕”》,应景前不久刚刚揭晓的奥斯卡颁奖典礼。该期节目上线24小时内就突破了百万点击量,近万名网友给出的评论中好坏参半。很多网友对高晓松隔空喊话:“高晓松,你说话过于冗长、缺乏幽默,语调比较慵懒,节奏不流畅、磕磕绊绊有点结巴,相比剪辑版,更让人容易打瞌睡,要想坚持一遍看完,真需要一点耐力啊。”甚至有人建议他应该减减肥、注意点上镜形象。

  到了本月23日播出的第二期节目,围绕节目主题“汉人无音乐”,高晓松扔出了诸如“中国无好歌,汉族无音乐,都怪老祖宗”,“汉人学乐器跟学数学似的”、“虞美人是流行歌”等观点,引发的争议声更大。截至昨日下午4点,《晓说》第二期节目的点击率达到83.6万次,在参与发言和投票的近万人中,有3000多人认为高晓松讲得好,值得顶,但认为胡诌不靠谱,需要踩的则有将近4000人。此外,围绕“汉人究竟懂不懂音乐”的讨论,只有11.9% 的人赞同高晓松的观点,还有20.8%的人反驳“自己不行就赖祖宗啊”。

  《晓说》两期节目加起来不超过一小时,却被板砖一通猛砸,但高晓松昨天出现在记者面前时,神态自若,听到敏感问题也不恼。

  关于说话结巴

  想看不结巴,就看《新闻联播》

  信息时报:为什么给节目取名《晓说》?微博上似乎有网友对这个名称有不同理解?

  高晓松:原来没有叫《晓说》,想叫蛋疼,口语是嫌它蛋疼,北京话说是嫌它蛋痛。后来考虑到潜在的冠名,(这个名字)好像不符合任何一个企业的定位。我还想过叫“高谈”,这有点吹自己的意思。后来是韩寒建议叫“晓说”,一个是用了我的名字,再一个小说本来就不是真的,我们都觉得这个名字挺好。当然昨天有一个人,因为汉人音乐那期节目来骂我,说得特别有意思,说晓就是‘日尧’,尧舜禹,你竟敢起这种名字……所以,我觉得中文挺博大精深,很有意思。

  信息时报:网友说你在节目里结巴,语调慵懒,看完需要耐力?

  高晓松:我一直有点结巴,但是我觉得这(节目)不是(需要)主持人,我就是坐那儿跟你聊天,想看不结巴,就看《新闻联播》。再一个北京人说话有一个特点,一定要绕着弯子,先说你猜怎么着,我告诉你如何如何。此外,这节目没有台本,没有提纲,纯属漫谈。我觉得一彩排过的东西就没有意思,没有现场说出来那些好玩。我本来就是想漫谈,想到哪儿说哪儿,你老得想,一想就结巴了,这个也没有什么,你就是在说这个事,也不是播新闻,希望大家海涵。

  关于话题争议

  争议跟得罪别人是两回事

  信息时报:目前为止,聊的话题都引发比较大的争议,会不会影响以后节目制作?

  高晓松:至少在我这儿没有争议就可以,我不会聊在我自己心里都有争议的话题,我心里坚定认为没有问题,那我就不怕。

  信息时报:不怕得罪别人?

  高晓松:我怕得罪别人,所以我不会说某某某如何如何。争议跟得罪别人是两回事,得罪别人是直接指着某某作品,或者某某的什么,那是得罪人,我说一个观点你不同意,那不叫得罪人,只是你不同意而已。这世界上都同意的事没几个,一加一等于二,都同意,但也有人不同意,人家会说你为什么说阿拉伯数字,你怎么不说汉语,你卖国,那没有办法。我心里要认为这是符合我的世界观、人生观、方法论,我就可以说。

  信息时报:为什么做脱口秀节目?是不是因为互联网话题尺度比较大?

  高晓松:我不知道是不是互联网对形象的要求比电视低,反正电视可能我这样的就不太能当这种角色,所以没什么(电视)人找我。互联网的尺度,反正我觉得比较自由,言论尺度是一方面,形象也比较自由,也不像电视台弄那么帅的。

  关于与韩寒有过节

  谁都吵过架,也有可能成朋友

  信息时报:这个节目名称是韩寒取的,之前他跟你有过不太愉快的经历,现在两人还是好朋友吗?

  高晓松:对啊,这个很正常,谁都吵过架,也有可能成朋友,这是两件事。有的人不吵架也成不了朋友,虽然我一辈子没跟你吵过架,有人吵了架也没有成为朋友,这没有必然联系。

  信息时报:怎么看韩寒是否代笔的争议?

  高晓松:我只看过他《1988》这本小说,《三重门》我没有仔细看,看了其中一部分,是因为里面引用了我的很多歌词,这就是我们俩打架的原因,未经授权。就我看到的《1988》来说,一定没有代笔,因为我自己也写字谋生,我仔细看了这个完整的小说,我觉得写得不错,好不好放一边,那肯定不是代笔。

  信息时报:这件事情之后跟韩寒有交流过这方面的问题吗?

  高晓松:有谈过,但是我们俩聊几个小时,只用五分钟聊这件事。我的态度特简单,没有什么好说的,因为好多人还质疑我的音乐是抄袭,你说就说呗,那怎么样,也不能说那个人说我音乐抄袭,我就跳出来怎么样怎么样。我说这个没有什么,人家有说的权利,你也有该干吗干吗的权利。对我来说很简单,我就把歌拿出来放放不就完了吗?

  信息时报:有没有想过邀请韩寒过来一起谈?

  高晓松:我们每一个月有一期节目是对谈,韩寒已经答应了,他会来聊期电影。我通常不希望一帮人围在那聊专业的事情,我希望是跨界的交谈。比如宋柯来聊,我们不谈音乐,我们谈体育,因为他在美国留学的时候就是体育迷,他们学校橄榄球队很好。韩寒来,我们不聊文学,聊电影。当年明月也会来聊一期,我们就不聊明朝的事,而是聊打仗的事。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高晓松自曝与韩寒冰释前嫌